藏不住的歧视我在大学医院求学、工作近二十年,多次拂晓直击门诊大厅等待挂号人潮,不下寺庙新春抢头香。 早已不是医疗资源不足国家,为何台湾各大医院排队看病盛况不衰?有人怪健保,就医自由、费用低廉,民众健康出状况,当然直奔设备齐全的大医院。像吃Buffet,不用考虑荷包,谁都选菜色多的。

为了健保永续经营,医界与多数民众都同意,彻底执行分层医疗、落实转诊制度,最能杜绝资源浪费。然而,有些病人越级到外地大医院,甚至分散多家医院就诊,究其原委,却另有隐情。

就医为何要捨近求远

我遇过几位忧郁症患者,不辞辛劳定期跋涉外地求医。教科书虽一再强调,患者就近治疗有诸多好处,但是这些生活在小城镇,捨当地医疗的病人,却不约而同告诉我:小地方人际关係紧密,四处是熟人。当你鼓起勇气,走进精神科门诊,极可能在候诊区被同事、客户、或学生家长撞见;若问起哪儿不舒服,答不答都尴尬。好不容易看完诊,等在柜台和药局为你服务的,搞不好还是你的邻居或亲戚,又是一阵无言,「还是大都市选择多,气氛自在」。

精神科看诊除了追溯本科求助经历,也不放过其他疾病的就医史。当我发现病人固定就诊医院也有精神科,多会劝他改回同家就医。有病人不解,以为「资料不都注记在健保IC卡?」我会告诉他,IC卡只读得到诊断、检查与用药代码(明细需再查询),看不到最重要的病历纪录(云端病历还在云端研议)。本篇为杂誌订户限定内容,订户登入看全文成为订户付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