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The Information》创办人:媒体应该发挥自己的强项,而不是与演算法赌博!

文/Matthew Chen

台湾的媒体产业现在陷入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,大型的媒体新闻公司忙着做一些农场新闻;而小型的媒体网站开始做原创内容;还有一些完全没有头绪的,人家做什幺只好跟着做,像是上网找影片压上自己的浮水印。

借鉴于国外媒体的经验,追求流量的媒体如《Buzzfeed》、《Business Insider》开始出现了疲乏,而以电子报为主流的媒体《The Hustle》开始崛起、订阅制的《纽约时报》与《The Information》也早已出红盘。

《The Information》

在资讯爆炸的时代,各家媒体无不一再提高自己每天的发文数量,《The Information》与其他媒体不同,它事先设定好受众,瞄準科技领域,从中挖掘深度的故事内容,每天只推出一至两篇文章,它们坚信品质比数量还要重要。每年的订阅费用为 399 美金,约为 12,000 元台币。

这种状况也是现今媒体的状况,就像一个哑铃,一边是超级大的媒体公司,贪婪地想把全世界的阅听人都纳入其中;另一边则是如《The Information》一样,尝试精準地瞄準目标受众。

「影响那些有影响力的人」,《The Information》确实做到了,打开它们的订阅名单,就像打开硅谷的名人堂名单一样,Quora 的 CEO Adam D’Angelo、Facebook 的产品总监、Twitter 的工程师,甚至是一堆你叫不出名字的创投成员。也因为有这幺多有力人士的订阅,有时候文章底下的讨论区甚至比文章本身还要吸睛。

《The Information》由前《华尔街日报》的记者 Jessica Lessin 于 2013 年所成立,一开始便把目标设定为关心科技议题的几千人,而现在它们也以行动证明了订阅模式的可行性。这并不代表它们就驻足于此,它们仍不放弃任何拓展的机会,在今年的订阅人数达到去年的两倍之多时,它们也将员工数增加至 18 人,去年的两倍。包含招募到《华尔街日报》与《彭博》的记者 Shai Oster 来负责香港办事处。

订阅模式相较于广告模式的优势

媒体的一大挑战便是拓展商业模式的各种可行性,从 banner 到原生广告,无不是不断尝试之下的产物。而《The Information》的创办人 Jessica Lessin 认为对公司来说,订阅模式远远优于广告模式。

如果依靠广告模式,收入会受到波动影响,是否能接到足以养活团队的广告订单就变成最重要的事情。而订阅模式则可以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只要内容够好,团队可以把重心集中在产出优质的内容上,而不会受到广告客户的影响,也不用花心力追逐流量与点击。

此外,《The Information》的初期创立资金完全由 Jessica Lessin 支出,所以也不用面对股东方的难题。它们的财务状况更证明了订阅制的商业模式是健康的,而且阅听人也的确有这方面的需求。

《The Information》也会举办开放给订阅者参加的小型活动,主要目标并不在于贩售门票,而是经营与读者间的关係。当公司的收入紧紧依靠读者每年 399 美金的订阅收入,了解订阅者的阅读习惯与兴趣就变得极其重要,需要与读者建立良好、紧密、长期的关係。

媒体与社群平台的共生?

而 Jessica Lessin 也提到,许多媒体公司都忽略经营与最终端读者的关联,媒体该做的事情并不是贴出一则新闻连结,并期望读者来点击,而应该成为一种「必须」,让读者自己来找你。

当谈到现在媒体与社群平台如 Facebook、Twitter 共生的关係,Jessica Lessin 认为媒体公司花费太多的精力与时间在这些平台上。如 Facebook 很明确地说明了涂鸦墙上的优先权,你的涂鸦墙上应该充满了家人与他们相片,而不是新闻网站的连结。

这并不代表要将这些社群平台拒于千里之外,媒体们应该发挥自己的长处,而与社群平台快速变动的演算法赌博,从来都不会是你的长处。

《The Information》选择用 email 与口碑来宣传,社群平台的确有其价值,带这并不代表要放好几个工程师来处理 Instant Article,他们选择将精力与时间花费在更美好的故事上。

反观台湾 ……?

在反观台湾之前,先看看中国的例子,微信公众号的崛起,与方便的线上支付管道,让媒体有了存活空间,甚至促进了许多「自媒体」个体户的诞生。在中国庞大的基数市场支持下,透过散户「打赏」、「赞助」的媒体大有人在。其它又有如李翔个人的《李翔商业内参》,年费为 199 元人民币,约为 1,000 台币,虽然或多或少有点炒新闻的味道在,马云宣布成为《李翔商业内参》的第一位用户。又或者罗胖的《逻辑思维》,透过会员制也吸收了不少会员与人民币。

至于台湾,称得上订阅制的媒体,再怎幺举例子也只能举出《有物报告》。也许是台湾人习惯将网路上的一切视为免费;也有可能是台湾目前线上支付的环境并不友善;也有可能是让阅听人心甘情愿掏出钱来的媒体目前并不存在于台湾。

不管如何,在我看到来,现在台湾的媒体们,仍卡在流量起伏的数字中不能自己。

(参考资料来源:Fortune: The Founder of The Information on What Media Companies Are Doing Wrong;图片来源:Ryan.Berry, CC Licensed)

(本文经科技报橘授权刊载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)

专栏介绍: